當前位置:100EC>在線教育>“預付式消費”風險多 教育機構投訴集中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預付式消費”風險多 教育機構投訴集中
            陶鳳 王晨婷北京商報發布時間:2020年10月29日 09:07:17

            (網經社訊)近來,校外教育培訓機構跑路”導致消費者損失巨大的情況似有愈演愈烈之勢。10月28日,中國消費者協會通報2020年三季度全國消協組織受理投訴情況分析,并針對校外教育培訓投訴集中的情況發布了專題報告

            中消協表示,校外教育培訓消費糾紛解決難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采取預收費經營模式。雖然在2018年就有相關規定,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但相關監管仍存在空白,為此,中消協呼吁加強立法規制。

            消費糾紛頻發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原因,線上教育機構發展迅速。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3.81億,占網民整體的40.5%。隨著消費量的增長,校外教育培訓行業的消費糾紛也呈現出不同特點。

            中消協總結稱,校外教育培訓行業的消費糾紛包括虛假宣傳、刻意隱瞞辦學資質和報名條件、培訓質量參差不齊、合同暗藏不公平格式條款、預付式付款方式風險大等。

            如消費者小蓮(化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自己曾在潭州教育上報名試聽半厚涂古風繪畫課,但在交完共9000余元的學費后,正式上課時卻變成了日系插畫課。在上了幾節課仍不滿意后,她提出退費。但合同上卻白紙黑字地寫著“若因乙方原因單方面終止合同,甲方不退還培訓費”。

            雖然在幾輪爭執后,教育機構最終退還了小蓮未上課程的剩余學費,但類似虛假宣傳、不公平格式條款的情況并不罕見。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10月發文表示,今年以來接到的關于教育培訓機構的退費糾紛數量居高不下,提醒消費者謹慎選擇。

            根據中研普華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20-2025年中國教育培訓行業全景調研與發展戰略研究咨詢報告》,目前中國教育培訓機構數量已達20萬。但 中國教育培訓行業集中度低、數量眾多的中小型機構占據絕大部分市場,行業龍頭新東方和好未來所占市場份額均不足行業總體量的2%。這一定程度上也導致“跑 路”等消費糾紛頻發。

            缺乏資金監管

            除了虛假合同等,中消協表示,校外教育培訓消費糾紛解決難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采取預收費經營模式。培訓課程一般周期長、費用高,經常有商家會推出“充值兩年減1000元”等類似優惠活動。為節省費用,一次性繳納幾個月甚至幾年的培訓費用并不罕見。

            由于缺乏有效的資金監管體系,消費者的預付費可能被商家挪用,后期商家跑路或經營不善,消費者維權困難。特別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使網上收集預付費 變得極其便捷,也為卷款跑路行為開辟了通途,甚至被不法分子實施集資詐騙行為所利用。隨著各類培訓貸成為教育機構“潛規則”,消費糾紛更為復雜化。

            例如,多名消費者向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投訴,某教育機構深圳分公司誘導消費者貸款報公務員培訓班,用名叫“理享學”的貸款方借貸的錢墊付學費,考上后再還貸款,沒考上不用花錢。

            但由于疫情導致公務員考試延期,面臨提前還款的事實,經營者提出按協議退部分款項,或是延期“理享學”還款,但這樣會影響個人征信。經深圳市消委會調解,經營者與13名消費者達成一致,投訴得到解決。

            同樣受疫情影響,由于不少線下服務轉到線上,不符合消費者預期,相關糾紛也更多。如2019年7月,消費者周先生在某跆拳道培訓機構為孩子報了一年 的輔導班,學費2700元/年,雙方未簽訂書面合同。因疫情影響,2020年2-6月經營者未給學生現場授課。雖然有過網絡授課,但周先生認為上課達不到 效果,要求退費,經營者不同意退費。消費者遂投訴至濟南市消費者協會。

            長時間的預收費容易出現各種突發情況,導致退費問題,這也往往是消費糾紛的核心。寧人律師事務所金融與科技委員會副主任馬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預 付式的消費目前并沒有法律規定,根據現在學界的界定,其本質上是一種民事合同,民事行為,不受金融監管機構的監管。存在的風險就是合同履行中的風險,包括 教育機構倒閉或者師資力量變化的風險等。”

            建議列入立法計劃

            實際上,預收費模式并非全無規管控。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明確要求嚴格執行國家關于財務與資產管理的規定,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然而,在實際操作中,很少有培訓機構遵循此規定。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因為這會導致現金流銳減,還會增加續費成本,比 如3個月后,又要說服家長交錢買課,也不能再用這些預先收來的學費去進行擴張投資,于是,一些機構就打擦邊球,諸如把一年收費分為簽4次合同。”

            類似糾紛長期存在,這與監管的缺位不無關系。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此前談到,市場監管、商務等部門對預付卡都有一定監管權, 但由于權責劃分不明確,導致監管形同虛設。作為防范措施之一的企業備案制度也存在落實困難。2012年9月頒布的《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規 定,發卡企業應在開展單用途卡業務之日起30日內辦理備案,內容包括規模、集團和品牌發卡企業實行資金存管制度。

            中消協認為,預付式消費糾紛久治不絕,核心是相關法律法規不完善。建議針對侵權行為日益嚴重的情況,盡快將預付式消費立法列入計劃,通過制定專門的法律法規,加強預收費經營行為治理,做好源頭治理,防止后續無休止的消費糾紛。

            馬軍也認為:“立法在3個月的限制基礎上應當予以明確規定。例如正常3個月,不正常情況下因培訓課程或者服務長度,其本身一共4個月,需要一次性付清的,并且沒有階段特征的,應當不予規制。”

            網經社電商大數據庫“電數寶”(DATA.100EC.CN)基于電商行業12年沉淀,包含66+上市公司數據庫、53+新三板公司數據庫、150+獨角獸數據庫、200+千里馬數據庫、4000+投融資數據庫以及10萬+創業項目數據庫,全面覆蓋“頭部+腰部+長尾”電商。適用于電商從業人員、研究人員、創投人士、政府人士、高校師生、商家賣家等,旨在通過數據可視化形式幫助了解電商行業,挖掘行業市場潛力,助力企業決策,做電商人研究、決策的“好參謀”。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Document
            免費提交申請
            ×
            行業

            請選擇行業!

            姓名

            請輸入姓名!

            部門/職務

            請輸入部門/職務!

            公司/平臺

            請輸入公司/平臺!

            地址
            郵箱

            請輸入正確郵箱!

            手機

            請輸入正確手機!

            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

            您申請電商人精英俱樂部后,視為您同意網經社通過郵件/短信方式向您推送的相關資訊,我們將嚴格保護您的權益及個人信息,如您不需要此服務,可以聯系我們取消。

            【原創報告】 更多>
            《2021年2月電商APP月活數據報告》
            《2020年度中國電子商務用戶投訴監測報告》
            《2020年度汽車電商消費投訴數據報告》
            《2020年度潮流電商消費投訴數據報告》
            《2020年度母嬰電商消費投訴數據報告》
            《2020年度運動健康消費投訴數據報告》
            《2020年度導購電商消費投訴報告》
            《2020年度在線外賣消費投訴報告》
            【最新原創】 更多>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